邮箱:博远棋牌游戏
电话:www.dowodowo.com
传真:博远棋牌app
手机:博远棋牌游戏
地址:www.dowodowo.com

夜化学物质话丨张抗抗:沙之聚

作者:admin 时间:2020-01-12 01:52

  去敦煌不全是为了莫高窟▽◆◆=☆。我明白◇☆•▲●,却不能说=▪★☆。其实心里惦念了很久的□•☆,是茫茫大漠中那座神奇的鸣沙山◇◁•▼。

  人说■■▽•△△,在清朗干爽的风日…▼-◆◆◇,傍晚时分◇▲•●◆▪,在山脚下能听见沙子呜呜的鸣响=■……●。伴着月牙泉汩汩的水声▼☆▼▽-●,这鸣沙山就是沙漠中的音乐之城-○★•。

  血红的夕阳隐去之后△★…,天空纯金一般烁亮▽○●□◆▲。鸣沙山从尘埃中静静显露★○,眼前是一片混沌的金黄▷▼◁▽。天低了•★■★…,地窄了▪☆▷,原野消失了◇▼●★,大海沉没了□=•▼,惟有这座凝固的沙山-▼◆,如同宇宙洪荒时代的巨型雕塑★=,矗立于塔什拉玛干沙漠的起点或是尽头▽…☆▪-。

  也许最初的创造只是出于一场无意的游戏★▪。千古寂寞-▼▼==…,朔风把大山和岩石揉成沙砾▼◁▼▲◇,然后又把白灼的细沙重新捏成一座山岩——当鸣沙山成为鸣沙山之时▷▼-◁,它已是一群雄健而威武的西北汉子□=,壮硕的脸膛上刻着重重深邃而峻峭的线条○★▲▽■◁。绵延的山脊如一道锋利的刀刃▷-=,挎于腰间●▽▽■△-、举过头顶•◆▼…▷。曾在梦里见过许多回鸣沙山•◆-◁,在这一刻却忽然变得不那么真实——曾有过千姿百态的想象△●▼▼◆,可就是没想到▪▲•■☆,一座沙子聚成的山▪••◇,居然能聚得如此坚实如此刚硬如此有棱有角如此轮廓分明□★。

  脱去鞋袜○○□。光脚走上沙丘○=★▽。沙极细且柔软○○▲★•▪,有一种温热的暖意•-,从脚跟缓缓浮升起○★◇…☆•。沿着山脊上坡•▽△☆,瘦削的山顶如地平线在远天呼唤•▷◆◁。沙中的脚窝很深-▪☆●▲,却不必担心会陷落▼▪,沙窝是有弹性▼••,席梦思般地托着☆☆△,起起伏伏★▽○★•,沉沉浮浮△○★▽,跳着即兴而随意的舞蹈☆▽★★●,在自己身后扔下一长串荡逸的脚印…◆-◁★▪,是沙漠之舟……

  沙山的温情别有一种表达的方式▽-◁☆▪…。天下也许再不会有比鸣沙山更坦率的山了——他从来没有外衣也没有包装▷▲,没有树林…□▽,没有青苔●◇==•-,只有金沙连着银沙■△,一无遮拦地铺陈开去=▪○●…▪,裸露的身体无需任何一点覆盖•▼◆▷=,从从容容地展示着它优美的体态和曲线▼★▼◆•◇。坦坦荡荡◇◆☆-,清清白白▽☆•,冷峻中含有几分柔韧▷▼□=▽◇,野性中尚有几分羞涩▽•▷◆▽,从春到冬=▽■=★,永远敞开胸怀▲=▪,呵护着来往西域的路人☆•=•=。

  夕阳已完全沉落▪▷。月亮从大漠尽头悄悄升起□◆□。沉浸在月色中的鸣沙山●□□,如海上漂流的冰峰■■▪◇,烟笼雾绕◇◇▲□▪▲,白璧无瑕…=。沙峰之顶=◁▪,更如仙山琼阁••◁▼,难以企及▷…◁○。回望身后▪◆△□,沙坡笔陡如削◇▲▼=▪●,四壁悬空■▷,果然有降落伞的旅游服务□★▪•=-,可以山坡上迎风一跃◇◇▷●,降落到海绵般的沙谷中去△◇=▲•。还有用木头和竹片做成的滑板■◁◇▼★,人坐在上面◇△,可以从沙坡上溜溜地滑下来▼…●。如同离弦之箭□△◇-,只要几秒种时间就滑到了山下☆-△○▷◇。

  人■▷▼△▽,生性也许是喜欢玩沙的吧■◆○○,那是一个童年的游戏•◇-…●,也是成年后过于放纵的渴望•▲▪◁▷=。

  于是伙伴们都索性纵身跃入沙海△○▷◁-,身体自是滑板•-●■△,双手代桨●▽=…,一个个挂在陡峭的沙坡上□•★○,前前后后只见憧憧的人影晃动☆△▷◇…●,像一座座移动的沙丘●▽◆▲▼。月色迷茫-●,星星深远•▪。亘古大漠■☆◇▪▪,冷峻寂然--。有凄凉的风▷☆•■◆▲,从沙底一丝丝透出来▽△•。那个时刻★=•,我相信永恒☆◁★。

  前来膜拜沙山的人•◆◁•☆◇,几乎每个人都要从沙山上带走些许沙子▼▷■☆,沙子藏在鞋里衣里头发里▽▽-▲,带到山下●▲□▼,带回他来的那个地方◁●▼☆◇。可是▪□●,为什么☆▼▼…,这鸣沙山竟然未被络绎不绝的游人踩塌△-★=▪◁?它一日日依然如故▽◁●,巍然耸立=▪=■△☆,每日里流失的沙子•☆▼,为什么竟没有使它低矮下去呢▲□?

  有人说☆☆◆▪,当第二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▷★☆,游人留在鸣沙山上那一行行凌乱的脚印=••◇,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◁◇。鸣沙山又恢复了原状——杳无人迹的雪峰…▲--、缎子般的金沙滩◆○-…○。舒缓而坦然▽▲▲-●,没有一丝波纹和皱褶●▲△。

  也许是来去无踪的风◁◆▲▷★,是风之手★=•■,在人们歇息之时★◇…◆◆•,抚平了沙山的每一道印痕△○▷◇▼,又将沙子驱赶回它们原来的位置•-■=,将它们重新凝聚▪★▲□◇、重新整合-◇、重新磨砺•▷•□。每日每日□◁▼,风都在这样不知疲倦地完成着它手中不朽的雕塑□■▲◁。

  人们难以察觉风的工作…◆=★◁☆。人们不会知道▽▷•○▪,沙子也是可以塑造的-□◆。不是用强力粘合剂▷◆▲△☆,不是用万能胶●▲▼□,更不是用强于▲◆△○▼○“沙…▪•”的水泥▲☆▲■,而就是用这无形无状无色无味的风…=□▪◆。当人们发现风儿揉捏了修复了再造了沙山时□•,风…○,已飘然而去●…◁。

  于是我再次仰视再次攀临鸣沙山▼◇▪○○▽,在这西域的吉祥宝地…•,风△◆•-,已成为聚合物的一种精神…•▷,一种力量▼•。它来去随缘☆▷•-,挥洒自如•◇•☆,从不刻意而为▲▷▼=,却能移山搬山▪▪☆▼,还能潇洒地在沙山上拨响它的琴弦△=。

  沙之聚◇■,有自由的风之手•▲○○…。那么人心呢=•■◆?人心之聚▲■●-★▷,更求八面来风☆■◆▷。若是一盘散沙…◇▪■▽-,解铃还须系铃人——风聚沙□○,便是一个顺其自然△=、循序渐变的演进之途•☆。想必是•=■,当风渗透了沙子的心••◁■◆=,风的需要成为沙子的需要时▽▼•,沙子就自己走动起来…○,舞蹈起来▪•★,最后完成它的屹立▲…▽◇-。